彧明的blog

PanYuMing.Com

七种人(六)

我曾经一段时间很欣赏乌龟,因为它能活!虽然它的小名叫“王八”。经过长久时间的演化,王八成为骂人的字眼,于是乌龟举世闻名,到处有人喊它小名,并且还帮乌龟把它所能生下来的东西都取了个很妙的名字———王八蛋。但是我欣赏乌龟不是因为他叫王八,也不是因为他能生蛋而人类不行,只是单纯地以为乌龟活的比较久,简直是“越老越老不死”。在我的印象中还有一种动物的小名也叫王八,那种动物就是鳖,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搞不清乌龟和鳖的区别,直到有一天看了个小故事知道乌龟还形容“戴绿帽子”的男人才了解乌龟的广泛使用比鳖多多了,譬如童话或者西游记等古典小说的就有记载关于乌龟的一些故事而没提到鳖,仔细琢磨一下想是乌龟的龟盖比较硬能载人行驶而鳖的鳖盖比较软承受不住吧!

...

七种人(五)

星期天,渊宁一早把我拉去宿舍打牌。学校教室差不多是宿舍房间的两倍大,一个房间住12个人,6张床,分上下铺。由于面积太小,人太多。男人又是世界上比较懒的一种动物,所以宿舍很有男人味,到处充满狐臭和脚臭,对鼻子很是摧残,成为学校里除了厕所外最污染环境的地方。在宿舍里生活往往袜子满天飞,衣服常常穿错,时常一个家伙梦游似的爬起来,然后晕沉沉地把隔壁那家伙的袜子穿上,把下铺的衣服穿上,再随便拿件裤子套上去,最后兴奋地跑进教室,才发现自己全部穿错了。无奈上课时间已到,只好将就着用。等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室友也在宿舍里,原来那家伙也把别人的衣服给穿走了,于是赶紧脱衣脱裤,再换回来。这时,整个宿舍浑然一个更衣室。渊宁和凌云的宿舍比较像人住的地方。渊宁从抽屉里拿出一副扑克,说:“打扑克?”记得在电视上看到的赌神赌鬼出千潇洒,看他们玩花样比看一个糟老头子在街上跳舞还过瘾,我时常看得眼花缭乱羡慕不已,想亲手玩玩把K摸一摸就会变A的感觉,当时还小,不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所以动不动就拿一张扑克牌来摸,希望摸出个鸡腿。到了大一点,电视上赌神赌鬼也不玩摸牌了,专搞拿扑克一扔就扔死人那种,扔的出神入化,随便一辉,一大堆人就头上屁股全是扑克,然后就“哎呦”一声全趴下了。我看得两眼发直,兴奋得又买了好几副扑克来扔,扔来扔去就是扔不出那种水平,还被老爸揍了一顿,说我扑克扔得连马桶里也有,造成阻塞。后来放弃扔牌,索性把牌子全拿去烧烤。渊宁出牌属于野蛮型的,轮到他出牌时总是拿着扑克猛的往桌上一拍,拍得在他下一轮的我的好牌都吓没掉了,一局下来我只出了2张牌。凌云赢多输少,脸上的肌肉笑得像抽筋似的。就这么无聊地耗了一上午。这上午我得出的结论是打扑克时要用香水喷一下手———妈的手气太臭了!

...

七种人(四)

回忆是件很痛苦的事。记忆就像是从50米高处落下后又被踩的得一塌糊涂的玻璃,我只能使它尽量的恢复原状。我的大脑仍在不停地运作着……

课堂有时候是很闷的。坐在我右手边的同学叫杨凡,个子很高,长得很清秀。杨凡来上学可以说就是为了睡觉,反正一大早来学校后就整个人瘫在桌上,像浮尸。一次上课老师提问,见杨凡整个人趴在桌上,故意把他叫起来。杨凡睡眼惺忪,迷迷糊糊什么都说不清。老师火了,怒道:“你会不会呀?不会也吭一声啊!”杨凡一听乐了,真的吭了一声:“吭!”全班大笑。老师哭笑不得。下课后把杨凡拖进办公室思想教育。

...

七种人(三)

这时,我坐在窗台前,构思着接下去要写的。我想我可以像这样写的:新学期开始,分新书后,老师吩咐我们要包书皮。第二天,同学们拿着包好书皮的书来上课,当时,有个女同学看着对面男同学的书皮后,左手指着男同学的书皮说:“你的包皮好软啊?!”顿时,周围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男生目瞪口呆,正在大家大惊失色的时候,她又说了句话:“让我翻翻看?!”全班当即哄堂大笑。

在我说的话里面,有很大一部分的粗话,譬如:“操”“干您娘诶!”等等等词开头并且结尾,而且话里经常触及生殖器。如今很大一部分青年,甚至少年就讲这些,这是现在比较通用的野蛮同学的交际语言。以前我思想单纯的时候,听到别人问:“昨天你到哪玩了?”的话硬要往里面多挤几个字读起来才过瘾:“昨天你死去哪里玩了?”。我就纳闷死了还能到哪玩呢?火葬场咯。哪知道死人无敌了,说:“还能到哪里玩呀?去打游戏机了!”当时我就感叹这些词汇力量无穷,死了还能往游戏机室里跑?!于是在一段时间的熏陶以后我也成为死人并且一直无敌着。

...

七种人(二)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老师曾叫我们造句。四个词。第一个,热爱。我旁边的一个同学举手回答:“我热爱中国共产党。”老师表扬了他,说他造的好,以后祖国有希望了。据说后来他当了黑社会老大。第二个词是“吵闹”。我前面的一个同学举手回答:“我喜欢上吵闹的课。”这时,老师的表情很别扭。但她仍然镇静地教育:“造句造的很好,可惜上课是不能吵闹的,知道吗?”第三个词是“失败”。我后面的一个同学举手回答:“失败是成功之母!”“很好!鼓掌!”老师说。第四个词是“伟大”,我旁边前面后面的都站起来回答过,我忍不住了,举手,回答,我毫不犹豫地说:“昨天晚上,小强告诉我说小伟大我1个月。”那天,我被老师留下了,老师告诉我,造句不能这样,要一个词连起来造,不能拆字,我莫名其妙地连连点头说:“好!好!”

...

七种人(一)

好久没写东西了。我本无意写任何东西,可是翻了翻书,瞄见了英国文学家萧伯纳的一句话,“人家捧我,我很不安。因为捧得不够。”顿时一阵痛快,想着应该写点什么……我怕不小心写成世界名著,那也没办法!我努力搜索着脑袋里的一切,把我想的给写出来。

一本关于星座的书写过,12星座中的IQ,双子座最高,130。我亲眼见到我的一个双子座的男性朋友竟然勇闯女厕所,并解释为男女平等。而我的星座———白羊座只有80。书上如此说明星座IQ的:

...

关于七种人

其实这是我的一部还在上学时就在写的一部小说,花了我半个月居然才写1万5千多字。效率非常低。至于叫七种人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写7个不同性格的人的故事,结果发现我原来的思想太过庞大,情节老展开不下去,最终导致中断。那个时候还在搞一个网站。然后那个网站猛然间就被百度给拔毛了。还有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上学的心情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情绪混合在一起。搞得这部小说也太监了。那个时候我闷得慌。朋友都说,你都闷得可以当和尚去了。我回答道:文凭不够。

此文太监归太监,但毕竟是一段时间的心血。所以还得贴出来,以免以后遗忘。

...

«1»

闽ICP备05007635号

Copyright 2010-2015 Www.PanYuMing.Com Some Rights Reserved.